月巴菇

土拨鼠成精

最近太颓了…_(´ཀL`」 ∠)

‖双黑太中‖小小恋歌(一)

※校园paro

※灵感来自于同名歌曲

(求婚大作战那个 但是和剧没啥关系(。

※有敦敦和芥芥出没

※可能是很俗气的校园恋爱故事


【广い宇宙の数ある一つ 广阔宇宙中的唯一仅有的

   靑い地球の广い世界で 蓝色地球上的广阔世界中

   小さな恋の思いは届く 小小的思恋

   小さな岛のあなたのもとへ 传达给小小的岛屿上的你】

 

下课铃声响了。就像一根针刺破了充满快乐气息的气球那样,穿着制服背着书包的学生们成群结队地向校门口走去,唧唧喳喳好不热闹。太宰治趴在走廊的窗子上俯视着楼底下攒动的人群,打了个哈欠,眼角挤出了一滴泪水,不一会又蒸发在了空气中。这个姿势呆久了,他感受到了手麻,直起身子稍稍活动,将头微微扬起,眺望远处绵延无尽的屋顶。他看见一只鸟划过了远处的天空,消失在了绯色的,更远的天际。


下午国文课的时候太宰治偷偷从教室的后门溜了出去,熟练地避开巡视的教导主任,绕到教学楼后面想去会会那里晒太阳的野猫(每一只都被福泽校长喂得油光水滑白白胖胖)。可今天也不知怎么的,猫儿们都懒洋洋的,无论他怎么逗弄它们都无动于衷。太宰讨了个没趣,觉得无聊之后就回到教学楼找了个没人的走廊对着窗外发呆。


老师们对他这种明目张胆的翘课行为早已经习以为常,虽然还有两个月高三生就要面临升学考试,所有的人都在紧张地做最后的冲刺,但太宰治他比较特殊,优异的成绩再加上参加的各种竞赛,使他早早就拿到了东京那边大学的保送资格。因此老师们就干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违反校规或者影响其他人,其他事情随他去了。

 

“那个……太宰前辈?”怯生生却存在感十足的少年音把太宰的意识从外太空拉回了地球。


他回头一看,果然是那个熟悉的白发猫眼的小学弟。


“敦君?你在这里干什么,今天学生会没有活动吗?”


“有的……那个……太宰前辈现在有没有空?”


“嗯?”太宰治有点惊讶:这个学弟平时绝对不会轻易麻烦别人,反而经常被别人拉去帮忙,而且从来都不会不耐烦,从来都很热心而且脾气好的过分。老好人中岛敦,这是太宰对他的评价。能让他主动开口求助的事情,会是什么呢?太宰的兴趣也被吊了起来。


“……会长他,想让您去学生会办公室帮个忙……”


“唔……这是他的意思?他让你叫我来帮忙?”太宰若有所思地摩挲着下巴“要是他的吩咐我可不去。”


“不,这是我的个人行为,只是觉得太宰前辈您来会比较合适。”


“个人行为吗……敦君你还真是能给我找麻烦。”


看着中岛敦一瞬间露出的纠结又愧疚的表情,太宰治笑了:

“不过既然是可爱的学弟的委托,那我就勉强去帮帮你们吧。”

 




几分钟之后,二人一前一后地到了学生会办公室外面。


“要进去了哦,太宰前辈。”中岛敦悄悄对身边的人说。


“你进去之前为什么还要告诉我一声?搞得好像我很怕面对里面的人一样。”太宰治理直气壮地瞪了回去。


可是你刚刚明明就故意走得很慢让我催了好几次还摆出一副老大不情愿的脸啊?!



中岛敦忍住了反驳他的欲望,伸出手礼貌的在门上敲了两下,得到一声模糊的“请进”之后拉开了办公室的大门。

此刻学生会主席——中原中也,正坐在正对门口最大的那张办工作上埋头工作,从门口这个角度看过去可以清晰地看见他头顶的橙色发旋,手里的笔写得飞快,带动了手臂的颤动,垂在肩膀上橙色发辫的发梢也随着手臂的颤动一翘一翘。旁边的文件夹里已经塞了好几张填好的文件,看起来已经工作了几个小时。

 

“啊,中岛。你把人叫过来了对吧?麻烦你了,现在你们要做的工作有……嗯?”似乎是感受到了异样,中也从一堆文件中艰难抬起了头,蓝色的眼睛里充满了疑惑。


“太宰!?”


“呀~中也。”太宰治站在门口向他招手,并露出一个在中原中也看来十分欠揍的微笑。


“中岛……虽然我和你说的是‘随便找个有能力的人帮忙’,但你为什么给我把这个家伙给我找来了!”


“中也这是在质疑我的能力吗?好过分,中也应该最了解我的呀,我可是你最得力的搭档。”


“以前的搭档,后来一声不响地退了学生会。”中原中也面无表情地补充。


眼看两个人又要掐起来,敦急忙站出来解释“学生会的大家都已经去完成自己的任务了,我认识的同学也大多回去了,这时候我刚好遇见了太宰前辈,我想,与其随便找一个没有经验的人,还是找太宰前辈效率更高一点……”


这个理由简直无懈可击。


“哼哼,听见了没有,是敦君认为我很靠谱才来拜托我的哦?”


“你给我闭嘴吧。”


学园祭的事情已经够乱了现在又半路杀出个青花鱼!中原会长觉得自己心好累。不过事到如今,好像也真的找不到更合适的人,学园祭又迫在眉睫。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学生会会长,工作一定是被摆在第一位的,虽然太宰治这个人很讨厌,但是无论他的能力,还是他和自己的默契都说得上是无可挑剔……更何况自己现在的目的主要是培养中岛敦,不如就在这里让太宰给他做个示范。


低头思索了一番,中也道:“既然你来了,那就留在这给我当苦力吧。”


太宰听罢耸耸肩,露出一副没有办法的表情。


“但是!你要是稍微出一点差错,我就把你的脑袋砸个坑!”


“小矮子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暴躁呢,当了一年的学生会会长连稳重都没学会吗?”


“对待青花鱼不需要稳重,快点滚过来干活!中岛,把那边柜子里的报名表取出来给他,让他挨个统计,你在边上看着。”


“啊,好的。”

太宰接过敦手里的一叠表格,翻得哗啦哗啦响

“啊?不会吧这么多?中也你压榨劳动力!”

“别抱怨了,我的工作一点都不比你少!”

 

 

 

 有了太宰的加入效率果然高了很多。中也验收完成果之后挥挥手让敦先回去,自己再把最后一点工作收尾,办公室里只剩下了他和太宰治两个人。

“哇,真是稀奇,中也居然还会拜托我做事?”工作完毕并且送走中岛敦小朋友的太宰治躺在学生会长沙发上摆弄着一个橘子。橘子的形状很漂亮,味道也很诱人。但太宰治偏偏在手里把它揉来揉去,玩够了才剥开它,拿了一瓣放在嘴里,却酸得他一个激灵。

就和某人一样嘛,他心里暗暗地想。


“别自作多情了,“中原中也手底下的工作不停”要不是今天……”


“……要不是今天为了培养中岛敦你会直接把我撵出门?对吧,中也?”


“啧。”不爽。


“咱们可是从小学开始就手拉手一起上学的竹马啊,你心里在想什么我一看你的眼神就清楚哦,不过中也总是把情绪都写在脸上,就更好猜啦。”


“呸!谁和你手拉手一起上学?”中也红着脸大声反驳,想继续和他理论,太宰治却在他开口之前换了个话题。


“你很看中敦君吗?”


‘唔?是啊。这个孩子挺不错的,头脑聪明认真负责,下一任学生会长不出意外应该就是他了吧,学园祭过后就要进行学生会工作的交接了,我尽量在退休之前把事情都打点好。”


“和我的意见差不多。不过么,他的缺点也很突出啊,性格太软太善良,也没受过什么很大打击的样子……还需要磨练。”


“关于这一点……你知道二年级的芥川么?”


“芥川……啊,那个芥川龙之介?”太宰脑海里浮现了一个瘦弱而冷峻的黑发少年的形象,“但是我似乎听说他和敦君的关系并不好?不知道他们之间有什么矛盾。”


“嗯哼?”中也挑挑眉


“所以你是想,让敦君和他来做工作上的搭档?”


“中岛敦性格太软太好说话,芥川又是个不懂变通的直肠子,他会阻止中岛敦做一些——头脑一热就轻易答应别人的承诺,而且总是冷着一张脸的他可以给学生会树立一些威严,中岛敦一看就很好欺负嘛。反过来,芥川那充满棱角的别扭性格应该也会被中岛打磨掉一些吧,再加上两个都是聪明人……”


“中也,这不是和我们那个时候一样吗?互补。”太宰笑嘻嘻地打断他的话“看不出来中也这么恋旧呢。”


“……”


我只是就事论事并没有这个意思好吗!

 

tbc


※很久之前就想用这首歌写篇文了,现在终于肝出了个开头(x,虽然似乎到现在和歌词也没什么关系(。)

※文力还是不够啊……感觉写得乱乱的……完全写不出脑子里的场景的感觉……很蓝瘦……

※感谢看到最后的你么么叽

明jin天把作业交上去之后就可以码一码脑洞了∠( ᐛ 」∠)_
期中检查真滴烦

‖双黑太中‖关于他们以前的一些幻想


*16岁宰×16岁中 小少年的小日常
*一堆废话的睡前故事(?)
*可能会欧欧西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白嫖了这么久我终于产粮了!!(虽然不好吃
新手上路瑟瑟发抖

==============

中原中也回到公寓时他的搭档正靠在沙发里玩游戏。

房间里只开了茶几上的一个小灯,灯光静静地照射在少年的侧脸上。低垂的眼,纤长的睫毛轻颤,微抿着的薄薄的嘴唇,少年的轮廓被灯光镀上一层暖黄的光晕,整个人显得安静又朦胧。

可惜中原中也并不吃这一套。他脱下鞋子轻轻“哼”了一声,满意地看着沙发上的人拿着游戏机的手底下一顿。

弯下腰把地板上皱成一团的西装外套拿起来,一脸嫌恶地嗅了嗅 “啊,可真是稀奇。”

并没有想象中的香水味,只有淡淡的尼古丁的味道。

“你居然没出去找女人……你抽烟了?”

“是啊,偶尔也想尝试一下你这只蛞蝓的爱好,结果发现……”

游戏机屏幕上显示出了『game over』,太宰治这才抬起了头,没有被绷带裹起的那一只潋滟的桃花眼轻轻眯起“……果然还是找小姐姐殉情更加有趣。”

“尼古丁杀精哦,中也平时抽这么多烟是想阳痿吗?”

“……死青花鱼你再敢多说一句,我把你揍到这辈子都不举。”

不再理会太宰的哎呀哎呀好可怕之类的念叨,中原中也径直走向厨房,拉开冰箱门从上面的格子里拿出了一瓶牛奶,“啵”一声拉开瓶盖,瓶口还没有接触到嘴唇,他好像又想起什么一样,动作定格在了空中。犹豫了一下,把牛奶瓶放在了一旁,顺便用另一只手拨开了热水壶的开关。又稍稍转身用脚踩开了垃圾桶,不出所料地,发现里面堆满了螃蟹壳。

客厅里钟表上的分针走了两格,中原中也端着温好的牛奶在太宰治对面的沙发坐下,无语地看着对面的人瘫在沙发上,嘴里又在唱着“噜噜噜殉情要两个人”之类不明所以的歌。仰起头把牛奶一饮而尽,杯子磕在茶几上发出了不算太小的声响,随后皱着眉头拿起椅子旁边被弄得散乱的一坨绷带开始整理。

“话说你现在真的是长本事了,居然敢翘掉红叶大姐的体术训练,她今天可是很恼火啊,你就不怕她报告给森先生?”

“我现在是伤员嘛,你看,我又骨折了,现在只能靠拐杖走路。”太宰一脸无辜地把自己的裤脚卷起来,露出了一圈一圈的绷带。

“你也知道是你‘又’骨折了?这次是跳楼还是跳车?太宰治,你自杀怎么就不能干脆一点死个痛快?就知道给其他人找麻烦!说白了你就是想偷懒!”中也咬牙切齿地说。

“那你可真是冤枉我了,关于总是被救这一点我也很无奈呀。”太宰伸手拿了一个靠垫抱在怀里,在沙发上找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

“我虽然很想自杀,但我可是很讨厌痛苦的啊,所以我现在只想快点养好身体。啊,森先生也是知道的哟,这是他给我的诊断书。”纤长的手指夹着一张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的诊断书,炫耀一般地在中也眼前挥了挥。

中也“嘁”一声,伸手拍走了眼前挥舞的爪子,把手里卷好的绷带向太宰怀里一扔——

“更何况格斗这种暴力的事情就交给中也好了嘛,我可是头脑派。哪次任务的时候我的计划出过差错?况且要是我在格斗中受伤了,小姐姐们可是会伤心的。”

中也的白眼快要翻到天上,确实,这家伙的脑子一向好用,再加上生得一副好皮囊,给他们的任务带来了不少便利,但同样的,麻烦也不少——

而且那些麻烦多半都是眼前这个大麻烦招惹来的。
中也在心中暗暗想道。

不想再和眼前这个人再耗下去,中也轻轻嗓子,换上了一副严肃的表情。

“所以,你想和我说什么?”

“嗯?中也为什么这么问?”太宰治托着下巴,轻轻歪过头,一脸天真无邪。

中也从柔软的皮沙发中起身,走到太宰治面前站定,双手交叉抱在胸口,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冰蓝色的眸子里满是警惕:

“我太了解你了,以往这个时候你已经在床上趴着了吧,如果不是有什么事情,我可不会觉得你会好心到——等搭档回家?”

太宰轻轻叹了口气。

“漆黑的小矮人果然很敏锐啊。”
“哈?”
“本来我今天晚上也不想看见中也的,可是我的腿现在动不了哇,中也你扶我到卧室里去吧?”
“我为什么要扶你?你不是有拐杖的吗!自己走!”
“不要!我腿疼!站不起来!”
“那你是怎么回来的,难道是爬回来的?果然是青花鱼吗?!”
“我是被部下送回来的!我坐在这等中也已经等了一晚上屁股都坐疼了!”
“坐在沙发里你丫告诉我屁股疼?”

双方僵持着,眼神在空气中激烈交战劈啪作响。
最终还是中也先败下阵来,疲惫地伸出手指按了按眼睛:
“太宰我告诉你我现在很累不想和你废话或者打架,就因为你这个混蛋翘班红叶大姐给我的训练量翻了个倍,我现在只想回去睡觉。”

“所以说中也把我扶回去就可以睡觉了呀~”

太宰用一只手按在扶手上支撑起身体,另外一只手一把捞过中也的肩膀,当他回过神时,太宰治已经整个人都挂在他身上开始哼哼唧唧。

中原中也握着太宰的一只手正思索着要不要给他个过肩摔,让他再去医务室报道一个月。虽然任务方面有些麻烦,但一个月见不到这个烦人的家伙想想就令人心情愉悦。似是猜透他心中所想,太宰治软绵绵地开口:

“中也……我现在是病人……”

“……”

“所以,就今天一次,帮帮我吧?”

“……”

“哇中也好过分!你刚才一定是在想给我个过肩摔!”

“烦死了!”

又被他看透了,中也恼火地想,他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

“你给我老实点!”

再这样吵下去只会没完没了,中也只好抓住了对方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臂又向内拉了拉,使他可以更好地靠住自己作支撑。此时的二人的身高差还没有拉开,中也可以感觉到太宰治的黑发因为距离的拉近蹭在了自己的脸上,有点痒痒的。

这样搞得好像我们两个关系很好一样,中也在心中冷笑,幸好没有其他人在啊。

假装自己没看见太宰眼睛里一闪而过的狡黠,心里默念忍忍就好,拖着这只巨型考拉就向卧室挪去。

打开房门把人往床上一扔,又抄起了一旁的被子报复性地糊在了一碰到床就假装挺尸的太宰脸上。

“睡觉!”

“中也怎么这么粗暴,一点也不温柔,你这样会单身一辈子的!”在床上打了两个滚之后太宰从被子里露出眼睛。

“是,是,我一点都不温柔……所以你赶紧给我好起来然后滚出去找小姐姐吧!别再烦我了!”不耐烦地摆了摆手。

“中也不打算和我说个晚安吗?”

太宰一脸愉悦地看着眼前的小矮子先是露出一种“你傻|逼吗”的表情,然后气呼呼地走出去“砰”地一声把房门甩上。

房间里陷入了沉寂,太宰默默地看着门出了一会神,之后滑入被子,把脸埋在枕头里,竖起耳朵听见了客厅里收拾房间的响动和小矮子压低嗓音的骂骂咧咧。

“真的是一点都不可爱。”

黑暗中,太宰抱着被子翻了个身,嘴角轻轻勾起了一个弧度。

“晚安,中也。”

[end]

===================

宰:我生病了,要中也亲亲抱抱举高高才能站起来!……哦我忘了中也不能把我举高高

中:滚!

*感觉结尾real仓促但是我真的不会写了qaq